欢|迎|来|到|同|一|时|代(19)

路小佳的剑终究还是没有阿飞的快。

这也是叶开一直信心十足地躺在床上的理由。


路小佳也似乎看出了这一点。

可他那双死灰色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阿飞半寸,即便自己喉咙上抵着剑尖也是一样。

或许对他而言,比起不如对方剑快的挫败感来,游走在生死之间的兴奋感要更为深重。


阿飞只冷冷道:“你是荆无命的徒弟?”


路小佳道:“是又如何?”


阿飞道:“你若在这儿,他又在何处?”


路小佳挑眉道:“你觉得能从我这儿套到话?”


阿飞双眉一震,忽听叶开叫道:“小心!”

他说的小心却不是指的路小佳,而是阿飞脸上的一个红点。

与其说是一个红点,不如说是一个红色激光点——狙击枪的红点。

谁也没想到在这深更半夜时分,对面大楼里竟有人端着狙击枪,瞄准着阿飞的额头。


阿飞似乎也察觉到了此刻的处境。

可他却一步不退,只道:“荆无命的徒弟,原来还需要帮手来杀人?”

他的剑已很冷,口气却比这剑锋更冷上三分。


路小佳只淡淡一笑,死灰色的眼里竟闪出了红色的火花。

笑完之后,他竟身子一动,阿飞跟着一剑刺出,却在最后一刻停下。

原来路小佳这一动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把那红点挡在自己的背后,让那大楼的狙击手瞄不到阿飞身上。


可阿飞的剑却已擦破了他的脖颈,留下了一道鲜艳的血痕。

他瞳孔骤然缩紧,死死盯着那一道鲜艳夺目的血痕,几乎已说不出话来。


下一瞬间,他的剑就已经放下,和路小佳的剑一块儿放了下来。

那红点也跟着一块儿消失了,因为窗帘已被阿飞拉上。


路小佳只冷冷道:“我杀人从不需要帮手,从前是如此,今后也是如此。”

他用眼角余光瞧了一眼叶开,道:“上次是被人坏了事,等你伤好之后,我会再来找你。”


这话分明是威胁警告,叶开却听得心花怒放。

因为路小佳还是从前的那个路小佳,半点都没有变过。

可是他又忍不住问道:“如果你今日不是来杀我的,那你是为了什么而来?”


路小佳道:“看看你还能不能拿起飞刀。”


叶开笑道:“好像还是可以的。”


路小佳目光一闪道:“他们的人已经埋伏在了这地方。”


叶开道:“所以我若不想挨着另外一枪,最好明天就出院?”


路小佳冷笑道:“你也可以再等上几天,看看是他们等得起,还是你等得起。”

说完他便转身要走,阿飞却忽然扔给了他一块儿东西。


路小佳出手接住,却发现是一块儿棉花。

他抬头一看,只见对方道:“拿这个捂住伤口,否则你使轻功的时候,脖子上的伤口会撕裂。”


路小佳看了看棉花,又忽然瞧了瞧阿飞的面孔,好像在打量着什么似的。

他大多数看阿飞的时候,都只注意得到他身上那把竹竿,仿佛这是唯一值得一看的东西。

可是现在他却在认认真真地打量着阿飞的五官,端详着他的面容。


阿飞忍不住道:“你在看什么?”


路小佳道:“我在想你老了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


阿飞道:“这和你关系很大?”


路小佳道:“关系不大,只是等我回去的时候,我是一定会去找你的。”


阿飞忍不住笑了。

他笑起来的时候,像一头迷途的孤狼寻着了方向。


叶开忽然道:“你一定要走?”


路小佳笑道:“难道你还希望我留下来陪你一夜?”


叶开笑嘻嘻道:“你若是想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毕竟我和你才是同一时代的人,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路小佳道:“你和傅红雪不也是同一时代的人?”


叶开咳嗽一声道:“你想的是回去,这也正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路小佳道:“你们?你是说你们几个和那个叫莫莫的女人?”


叶开笑道:“看来你知道得不少。”


路小佳道:“我知道得不多,但已足够。”


叶开道:“足够什么?”


路小佳道:“足够让我记得自己去过什么地方,遇到过什么人,而不是稀里糊涂地被人蒙在鼓里。”

他这话却说得云里雾里,讲得也不着边际,叶开还想再问上几句,路小佳却转身就走,一分半毫的犹豫都没有。


但他的离开没有把叶开的疑心给压下去。

于是在第二日出院的时候,他和李寻欢、陆小凤、楚留香等上了接送的车子,对着司机莫莫来了这么一句话。


“昨晚路小佳来找过我,他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莫莫手上一哆嗦,险些把不住方向盘。

她迅速地瞥了叶开一眼,赶紧找了个地方停下车,回头看向他道:“他告诉了你什么?”


叶开道:“所以你是真的有事情瞒着我们?”


莫莫眨了眨眼,刚想蒙混过去,但眼见陆小凤和楚留香这两个人精都在盯着自己,只好叹了口气道:“我的确有些事情,还没有告诉你们,但我是在等待时机……”


楚留香笑道:“我相信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他的温柔一笑似乎给了莫莫足够的勇气,使得她酝酿了一番情绪之后,说道:“这不是你们第一次来到这个时代,而是你们第三次穿越到现代,相聚在同一个屋檐下。”


几人异口同声道:“你说什么?”




评论(34)
热度(106)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