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同|一|时|代(21)

“天快黑了,也许我们应该回去。”


沈浪对阿飞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下午5点,地点是郊外的一座小山。

别墅是精致的鸟笼,高楼大厦是钢筋铁骨的坟墓,只有好山好水才能给他们带来一些归属感。在来到这个时代前,阿飞从未觉得野外的风光竟是那样令人愉悦,即便是马粪鸟屎的味道也叫他觉得安心。


所以在这个周末,这两人终于用上了滴滴打车,一路开到山区景点。临走前莫莫建议他们在天黑前回去。阿飞没有答应,但沈浪记在心里了。


当沈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阿飞头也不抬便道:“你就那么想回到那个小房子?”他面前生着篝火,眼里映着红光,仿佛看不见沈浪这个人的。

沈浪笑道:“你似乎不想回去。”

阿飞道:“我以为你会和他们不一样,原来你也这么听那个女人的话。”

沈浪笑道:“她或许隐瞒了些事情,但并没有恶意。”

阿飞道:“我若想在这山上待上一晚,谁能拦得住我?”

沈浪道:“没有人能拦得住你。”

阿飞道:“那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沈浪道:“陪一个人。”

阿飞抬起了头,一字一句道:“我看起来需要你陪?”

沈浪笑了:“你不需要,但有人需要。”


他把目光往旁边的树丛一递,朗声笑道:“朋友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话音一落,树下便走出一个人,这人叫路小佳,不久前才和阿飞交过手。

他一看见沈浪,就道:“我还以为你要忍到天黑后才把我叫出来。”

沈浪笑道:“车开了一个半时辰,我们在山上又走了三个时辰,我想你一定是有些饿了。”说完他就从背包里取出了些零食,正打算把包装撕开,路小佳忽道:“我只吃花生,不吃垃圾食品。”他不屑地盯着零食上的“薯片”二字,似乎对自己的饮食品味很有优越感。


沈浪耸了耸肩道:“出门有些匆忙,没带上花生。”

路小佳淡淡道:“没关系,杀人之后,我可以网购一车的花生。”

阿飞仿佛在这时才正眼瞧了瞧路小佳,这年轻人的锐气与狂傲使他的唇角微微上扬了几分。


“你想继续上次在医院做的事儿?”

路小佳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了手,手指慢慢松开,掉下了几枚染血的子弹,

阿飞的目光像凝固在了这些子弹上,道:“你杀了这些子弹的主人?”

路小佳道:“这些子弹差点杀了叶开,子弹的主人又想在林中狙击你们,所以我让他永远睡在了这片山上。”

沈浪道:“你似乎很喜欢让人一睡不起。”

路小佳笑道:“杀人的滋味实在美妙,可惜像你这样的人永远不会知道。”

阿飞道:“但你这次来不单单是杀人的。”

路小佳点头道:“也是吃花生的。”

阿飞忽然笑了,他笑起来的样子让沈浪看得几乎有些失神。

“沈浪没有带花生,但是我带了。”

他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包已经崭新包装的花生,这是出发前叶开买了送给他的。当时阿飞并没有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但现在他明白了。

路小佳笑了笑,毫不客气地坐到了沈浪和阿飞的中间,拿起一个花生便抛了上去,没过一会儿,地上就只剩下了剥空了的花生壳。沈浪看着这堆花生壳微微一笑,仿佛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比这壳子还好看的东西了。


但是路小佳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有些笑不出来。

“你们是真的不记得从前的事儿了?“

阿飞道:“不记得,但我已经知道这是我们第三次来到这个时代。“

路小佳道:“除了这些呢?”

沈浪冲他微微一笑,然后做了一件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儿。

清光一闪,他戴在腕上的手表已分成了两半,一半掉在枯枝上,一半掉入火坑中。

阿飞诧异道:“你这是做什么?”他记得这仿佛是莫莫送他的手表。

沈浪收起随身带的匕首,淡淡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些话,最好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他收起笑容的时候,几乎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错觉。

路小佳道:“你要说话,何必为难自己的手表?”

沈浪道:“一个有GPS和窃听器的手表,我不为难它,它就为难我了。”

阿飞目光定定地看向沈浪,仿佛连一个字都不能漏过。沈浪却会错了意,安慰道:“我帮你检查过,你身上没有窃听器和追踪器。”

阿飞却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其实他更想问对方是什么时候检查的。

沈浪笑了笑,对着路小佳和阿飞道:“我们第一次来到这儿是二十年前,第二次来到这儿是十年前,但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都记不起任何前两次来的情景。”

阿飞道:“既然记不起来,你又是怎么确定日期的?”

沈浪笑道:“你还记得上次游乐园发生的事儿么?“

阿飞看了一眼路小佳道:“一刻不敢忘。”

沈浪道:“当时李寻欢用了轻功,事后上了新闻,在报纸和网络上都能看到。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们从前来过,会不会也有类似的新闻?”

阿飞道:“所以你这些天都在查新闻?”

沈浪笑道:“网络是个好东西,图书馆的旧报纸也是,我和另外几人轮流搜查,总算搜到了类似的旧闻。”

路小佳笑道:“可你们没有一个人记得前两次的事儿。”

沈浪看向他道:“那你呢?你记得么?”


路小佳不说话了,但他眼里的冷光已给出了答案。

沈浪道:“我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手段消除了记忆,也不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

阿飞道:“但你不打算让他们第三次消除你们的记忆?”

沈浪笑了笑道:“我想你也不甘心。”

阿飞这才道:“如果你真的不甘心,就该早早地离开那个小房子。“

沈浪道:“可是你不会离开。”

阿飞道:“我为什么不会?”

沈浪道:“因为李寻欢在那儿,他需要这个时代的医术去治他身上的病,他暂时走不了,你就更不会走。”

阿飞目光定定道:“等他稍微好些了,我还是会走。”

沈浪笑道:“那样更好。”

阿飞忽然沉默下来了,对方的眼神太过炙热,把他的话都堵在了嗓子眼。


路小佳忽然道:“可你为何和我说这些?”

沈浪好像忘了他想杀的人是谁,也忘了叶开是怎么受的伤,这位名侠的记性和一只金鱼好像没什么两样。

阿飞忽道:“因为我不甘心,你更不甘心。”

路小佳笑道:“不甘心什么?”

阿飞道:“你可以为了钱去杀人,但你不喜欢被人逼着去杀人。”

路小佳冷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了解我。”

沈浪淡笑道:“他也许不了解你,但有一个人应该很了解你。”

路小佳道:“是谁?”

沈浪微微一笑,高深莫测道:“他叫古龙,据说是位伟大的先知。”

而这位先知的作品正在别墅内广为流传,有几人会互相交流读后感,其中一位叶某人还会偷偷摘抄傅某人的心理活动。


路小佳面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

他一动不动地瞪着沈浪,像瞪着一个披着微笑脸蛋的怪物。

沈浪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动,他大大方方地任由对方盯着,直到路小佳问道:“你背包里的那本书是什么?”

他话音未落,手中便是白光一闪,沈浪背包里的书便被挑了出来,戳在了他的剑尖。


阿飞抬眼看去,只见书封上写着《好爸爸心经:教你如何为人家长》。

然后他大理石雕塑般的面上多了一种彩虹般的色彩。

路小佳笑道:“这也是古龙写的?”

他像戳破了什么天大的秘密,那份得意简直快从脸上溢出来了。

沈浪叹道:“有个漂亮女人给你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你总不好随便拒绝。”

路小佳翻了翻扉页,发现果然有一行字,写了这是莫莫送给沈浪的礼物,可他接下来又道:“不拒绝是对的,可你为何要和阿飞在一起时带出来,难道你真想学着做个好爸爸?”


“我的确是在学习。”

阿飞抬起了头,直直地瞪着沈浪,他的脸皮红得些发烫,眼里闪动着愤怒的光。

可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为什么而愤怒,更不知该对什么人发怒。

沈浪只对他笑了笑,然后给了一个无懈可击的借口:“看书是学习简体字最好的法子,你说不是么?”


阿飞眼里的火熄下来了,脸上的温度也退了下来。

他终于不再莫名地愤怒,可这失落从何而来?


评论(33)
热度(165)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