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造梦者叶开第55章

在这么多少林僧人眼皮子底下救走阿飞,即便对李寻欢来说也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叶开果断地选择了投降。

他虽极为愤怒,但并不想杀伤这些僧人,一来这些人是受奸人蒙蔽,二来他一次出手只能对付一个人,不足以突出重围。


百晓生似乎对他的身份有些兴趣,但眼前还有李寻欢这条大鱼,所以只是点了他的穴道,然后押着他和阿飞一起去见李寻欢。


李寻欢看见他和阿飞一起被扣为人质时,面上的表情简直如尸体般惨白。当察觉到阿飞身受重伤时,叶开觉得他的心几乎都要被刺穿了。


【心鉴忽然掀起阿飞的头来,大声道:李寻欢,我给你两个时辰,日落前你若还不将我的

六师兄好好送出来,就再也见不着你的好友了。】——引自原文


话音一落,叶开的目光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这不是少林寺人能说出来的话,这更像是百晓生的同伙能说出来的话。

孙小红曾对他讲过李寻欢在少林寺一人对百人的传奇故事,但他只记得主谋是百晓生,却不记得他的同伙是谁,如今心鉴这么一说,他忽然全都想了起来。


他的愤怒还未被完全压下去,那百晓生又悠悠道:李探花,这少年对你不错,这孩子也一直念着你,你可别不顾他们的生死。


李寻欢的身体似已完全僵硬,他的手,他的脚,都被这一句句威胁给冻住了。

叶开却在这时抬起头,给了李寻欢大大的一个微笑。

他的人还很矮小,投在地上的影子却似乎很高大,像一层保护罩似的笼在重伤无力的阿飞身上。

李寻欢眯了眯眼,发现对方的眼眶里似乎写了一句话:别担心,我会照顾好他。


照顾好他?可你自己都被扣为了人质。

李寻欢又惊又疑,但他身上的麻木和僵硬已去了大半,有一种温暖的力量从他心底升了起来。

连一个娃娃都不肯放弃希望,何况是他这样的人?


阿飞和叶开被带到了一处小亭,不过他们一个重伤,一个是被点穴的娃娃,所以心鉴只派了一个资历不高的僧人去看管。

心鉴前脚一走,叶开后脚就倒下,他浑身抽搐、牙齿打战,头上青筋暴起,看着像是发了什么厉害的病症。


看守他的僧人怕出人命,赶紧解开他的穴道去查看,却没料叶开的手忽从袖子里闪了出来,连点他身上几处大穴。

看着这人倒下,叶开才看向阿飞,发现对方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叶开一声叹息,刚想上前查看,却看见对方抬起了头,面色虚弱惨白,目光却依然闪亮逼人。

阿飞慢慢道:“你是为了救我,才故意叫他们擒住。”

叶开点了点头道:“你失了很多血,需要包扎。”他从那僧人身上顺了点金疮药,洒在了阿飞的伤口上。


阿飞疼得脸色苍白,但依旧一言不发,只一动不动地盯着叶开道:“你是谁?”

叶开道:“你最好还是别知道我的名字。”

阿飞却道:“你的名字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你是李寻欢的谁。”

叶开抬起头道:“我现在是他的朋友。”

阿飞道:“现在?那以后呢?”

叶开笑道:“以后就说不准了。”他也不知道龙小云什么时候会出来,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

阿飞没说话,他的喘息依然粗重,需要靠在叶开身上才能勉强坐起来,这对第一次见面的人来说未免过分亲密,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是个值得令人信任的少年。


所以他直言不讳道:“你扶着我,带我去找李寻欢。”

叶开却道:“你伤势太重,不能走。”

阿飞忽地撇下他,靠着栏杆道:“你觉得我这样子杀不了人?”

叶开看了看他虚弱的样子,目光平和道:“我相信你还可以杀人,但我更相信李寻欢有能力解决困局。”

阿飞眯了眯眼道:“你对他好像很有信心。”


叶开道:“因为他是李寻欢,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小李飞刀,即便没有我出手,他也能揪出幕后真凶。”

他不出手杀石观音,楚留香依然能依靠镜子杀了她。他不附身于叶孤城,皇城叛乱也会被陆小凤阻止。这些人的能力并不下于他,在原本的故事里,他们才是唯一的主角,即便在新的故事里,叶开也抢不了属于他们的风采。


所以他相信李寻欢,也相信阿飞。

阿飞却道:“你若真不担心他,又何必混进少林寺?”

叶开沉吟片刻道:“我知道他会脱困,可我希望他能少受点折磨。”

他本是想让李寻欢少受点苦,没想到却间接帮着阿飞少受了点折磨。


阿飞没说话,但他的眼里已闪动着笑意。叶开本已被这笑意晃得心头一暖,可转念一想到龙小云,心里又暗道不妙。

在鉴人识人方面,年轻的阿飞还远不如李寻欢,他如今信了叶开,以后也许要被龙小云所骗。那他如今对阿飞的好,岂不都成了对他的害?


所以叶开立刻郑重道:“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请你务必答应。”

阿飞道:“你说说看。”

叶开道:“我希望你能一直看着我,时时刻刻提防我,别让我有机会骗到李寻欢。”

阿飞霍然扭头道:“你说什么?”

叶开道:“你没听错,我的要求就是这个。”

阿飞沉默良久道:“我没心情与你说笑。”

叶开也挺起胸膛,用这小孩身板装出个大人模样:“我也不是在同你说笑,人说的话,做的事,有时由不得自己。今日的朋友,或许就会变成明日的敌人。”


龙小云还远不够格做李寻欢的敌人,但叶开绝不能给他一丁点能伤到李寻欢的机会。

敌人的刀剑只能叫李寻欢一笑而过,朋友捅来的刀子才能叫他心痛如割,即便是言语上的刀子,戳到心窝也是真疼。


阿飞虽不明真相,但也从叶开郑重的神情中明白了点什么。

他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叶开的请求,让对方暂时放了心。


可这时意外却跟着来了。

李寻欢用计使百晓生和心鉴暴露,百晓生死于小李飞刀下,心鉴却逃了出来,直奔阿飞和叶开的凉亭而来。他如今身败名裂,无处可逃,本想将满腔的愤怒发泄在阿飞身上,可瞅见叶开时却改了主意。


若将这娃娃挟持在手里,是否多了一线生机?

他打定主意,脸上已露出凶光和奸笑,一记少林铁拳从袖中闪出,拳风悍烈有声,竟要直取阿飞性命!

先杀了阿飞,再挟持这小娃娃,谁又敢拦下他?


这计划可谓完满,可就在他拳风将至时,那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忽的轻轻扬了扬手。

李寻欢飞过来时,只来得及看到一道白光,没看清是谁出的手。

白光过后,心鉴的咽喉只剩下一片冰凉,冰凉得像被什么东西撕裂了开来,连涌出来的血都是被冻住的。


这人倒下去的时候,喉头还在咯咯作响,瞪大了的眼睛往下一瞥,看见了一把飞刀。

三寸七分长,与那小李飞刀一般无二的飞刀。

他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像是被恐惧和疑惑给撑爆了。

这小娃娃究竟是谁?他怎么能用小李飞刀!?

可惜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了。


他倒下后,李寻欢也已落地,他想要问话,却被这人喉咙上的小李飞刀给震住了。

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阿飞与叶开,满心疑惑道:“那位杀死极乐童子的前辈又出手了?”

凶手伏诛,皆大欢喜,叶开微笑着点了点头,阿飞却忽然说道:“没有什么前辈。”


叶开忽的愣住,他想起了自己刚刚对阿飞说过的话,身上的血似已冻住。

阿飞目光定定地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看得很清楚,飞刀是他射出的。”

李寻欢的身体好像一下子僵住了,道:“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叶开不敢抬头去看李寻欢的表情,他攥紧拳头,面色惨白,心脏跳得快从胸腔里蹦出来。

阿飞却信守了他的诺言,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叶开的伪装。

“飞刀是从他手中射出,只比你的刀慢了一点点。”

因为叶开的身躯是龙小云的,所以才有了这么一慢,可就是这么一慢,却足够让阿飞看清是他出手了。


叶开说不出话了,他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就好像李寻欢看着他的目光一样。

龙小云绝对使不出这样的飞刀。哪怕他拜高人为师,学了怜花宝鉴,也绝不可能在短短数日之内练到这种程度。


叶开清楚这点,李寻欢就更明白这点。

可就是因为懂得,才叫人觉得无奈。


如果换做旁人,李寻欢或许可以选择轻轻放过。

可这是龙小云,是林诗音和龙啸云的孩子,他不可能坐视不理。


李寻欢看着叶开,面上的笑容依旧温柔,温柔得像戳在他脸上的刀子。

“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么?”


叶开抬起头,在此生最敬重的人面前,他早已失去了演戏的权力,也没有编织谎言的力量。

真相有时比谎言更加荒谬,以至于他不知从何说起。

他不能说,就只能让对方说。

“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我。”


李寻欢笑了笑,终于问出了他害怕听到,又不得不听的话。

“真正的龙小云在哪里?你又是谁,叶开?”


评论(12)
热度(46)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