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造梦者叶开第56章

内容简介:叶开穿越到楚留香世界、陆小凤世界和小李飞刀世界的故事。

前55章在晋江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510349


——现实世界——


不管李寻欢如何试图唤醒叶开,这人的眼总是闭着的。

他醒着的时候一向对李寻欢言听计从,睡着的时候却很不听话,无论怎么叫,意识都浮不上来,像打定了主意做个睡美人。


阿飞道:“这样不是办法,先把他们带走。”


他伸手要把叶开抱走,李寻欢却拦住了他。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现在还不能让叶开醒来。”


阿飞道:“难道你打算一直让他和傅红雪留在这儿?”


李寻欢道:“在他经历那些事之前,他是得留在这儿。”


阿飞虽不明白,但还是收了手,目光炯炯道,“那些经历很重要?”


李寻欢郑重道:“事关人命,重要无比。”


阿飞道:“好,我信你。”

他说这话时几乎是不假思索,李寻欢忍不住道:“你问都不问就信了我?不想知道是什么经历这么重要?”


阿飞道:“如果你想说自然会说。如果你不想说那一定有你的理由。”

如果有一天他连李寻欢都要怀疑,那他一定是做一场深沉无比的噩梦。


李寻欢忍不住笑了:“我当然会说,而且是从头说起。”

他看了看紧闭双眼的叶开,脸色忽然变得渺远而神秘,如曙色将至、半明半暗。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叶开会在梦里见着十多年前的我么?”


“我记得。”


“他见到的人不止是我,还有盗帅楚留香,一代名侠陆小凤。”


阿飞皱眉道:“楚留香和陆小凤?”

这些都是百年前的风流人物,叶开一个晚辈怎会梦到他们?


李寻欢道:“我得强调一点,他不是梦到了他们,而是在梦里见到了他们。”


阿飞立刻领悟:“他在梦里见到的是真正的楚留香和陆小凤?”

可这怎么可能?梦里皆为虚幻,梦中所见的人物只是脑子里浮出的泡影,即便看着再真,也只能是假。

否则梦与现实有何区别?否则人为何要醒来,梦又何必要破灭?


李寻欢道:“因为这层梦境不仅为傅红雪和叶开所共享,所有上这祭坛的人,都在共同构筑这场梦。”


话是石破而天惊,像是要打破这世间的一切常识,使所有的不可能都化为可能。

但阿飞还是选择倾听,因为他相信李寻欢一定会有个非常合理的解释。正如他选择相信李寻欢不是梅花盗,他对这个男人总有种本能般的信任,任何怀疑遇到他,都会不攻自破。


“你应该听过楚留香在中年时退隐江湖的传说,却不知他退隐江湖之前,还做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他去剿灭了西方邪教。”


“这听起来的确是件了不起的大事。”阿飞沉思一会儿道,“但我却从未听过。”


“这件事的确很隐秘,楚留香也没有将其宣之于众。”李寻欢道,“他剿灭邪教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中间有不少波折。”


“他失手被擒了?被邪教的人押上了这祭坛?”阿飞似乎一点也不想给这位前辈留点面子。


李寻欢笑道:“他的确是上了这祭坛,至于是自愿的还是被胁迫,后人有许多种说法,我也不知哪种才是真相。”

但有一点却是肯定,楚留香服了毒上了祭坛,进入了梦境。在梦里他没有见到别的,而是一遍遍回溯自己的过去。


他梦见了妙僧无花,梦见了大沙漠的石观音,梦见了画眉鸟,梦见了水母阴姬,甚至还有蝙蝠公子等神秘莫测的人物。

这些人或和他有仇,或因他而事败身亡,无论渊源深浅,每个人都给他的传奇经历添了浓墨与重彩,有关于他们的种种记忆,已融入楚留香的骨血,平时或许会搁下,午夜梦回时便会浮现,一页页翻开重温,怕是都舍不得把记忆之书合上。


阿飞道:“可他为何要一遍遍重复自己的那些记忆?”

或者说,为何有人想要他回溯过去?


李寻欢道:“你既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就该知道这些人的记忆有多难得。”

楚留香不是一个人上了祭坛,他是和邪教的人一起上了祭坛。


通过共享梦境,邪教中人也能窥视他的记忆,从中获取宝贵的信息。

若无意外,这些人将一遍遍窥伺他的梦境,直到把利用价值彻底榨干。


阿飞道:“但是他后来遇到了叶开?”


李寻欢道:“我不知道是他遇到了叶开,还是叶开遇到了他。这个梦境中似乎没有时间先后,不同时代的人可以借此相遇,并发生一些奇异的交流。”


楚留香的生活从没有叶开的存在,他的传奇经历里更是没叶开的份,可正因如此,叶开是个变数,是个外来的入侵者。他的到来使梦境出现了不一样的变化,记忆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楚留香终于不在单纯地重复过去,他从梦里发现了新的可能。


“新的可能?”


“他发现自己也有可能是在做梦。”


阿飞道:“是叶开让他醒了过来?”


李寻欢笑道:“你知道楚留香是何等智慧的人物,一丁点不对就能让他警醒。更何况,他也有一群本事通天的朋友。”


阿飞道:“那他醒过之后呢?”


李寻欢道:“醒来之后便是大破邪教,但香帅手上不沾血腥。邪教的人没死绝,只是转入地下,等待将来的复兴。”


阿飞道:“你说的将来,就是陆小凤的时代?”


李寻欢点了点头道:“楚留香在梦醒后提到了叶开的名字,邪教的人也对此有些留意。但他们查不到任何叫叶开的飞刀高手,所以他们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直到他们遇到了陆小凤。”


阿飞道:“陆小凤也提到了叶开的名字?”


李寻欢道:“邪教在陆小凤的时代再度作乱,这次陆小凤也上了祭坛,不过他是主动服了毒,想探究这祭坛的秘密。”


阿飞的眼里带了点笑意:“我虽没见过陆小凤,但这看起来像是他会做的事儿。”


李寻欢道:“他在梦里回溯过去,同样见着了叶开,但他和叶开的交往比楚留香的更深。当他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在邪教中寻找叶开。”


阿飞道:“他觉得叶开在邪教里?”


李寻欢道:“他觉得叶开是邪教的受害者,大概被关在邪教某处,正等着他去营救。”

结局是可以预见的,他没有找到名为叶开的年轻人,有失望有侥幸,也认清了一个事实——这个人或许根本就不在这个时代。

这是个只有在梦境里才能见到的年轻人,他或许来自过去,或许根本就还没出生。


阿飞道:“所以邪教的人也注意到了叶开?”


李寻欢道:“一个人提到叶开是偶然,但两个人先后提到,这便不可能是偶然。邪教的人开始意识到,这个叶开一定是个关键。”所以只有掌握了叶开,他们才能真正掌握梦境的秘密。


陆小凤醒来后带着一堆朋友把邪教搞得元气大伤,这次邪教的人所剩无几,转入地下还不够,还得改名换姓,更加低调行事,于是就有了现在的摩风教。


阿飞道:“但是他们并没有忘记自己原来的名字,是么?”


李寻欢叹道:“若是放弃这般容易,我也不会在梦里遇见叶开了。”


阿飞道:“他们是为了叶开而找上了你?”


李寻欢点头道:“不错。”


摩风教中人对叶开的了解不多,只知他擅使飞刀,是个年轻的高手。所以当李寻欢在江湖中出现时,他们第一个注意到的,不是李寻欢的艳闻情史,而是这把无坚不摧的小李飞刀。


阿飞道:“他们认定你与叶开有着某种联系?”


李寻欢笑道:“他们是这么想,但我那时根本没有见过叶开。”

他不知道叶开是什么人,自然更不会清楚摩风教找上他的原因。

但那时情况危急,摩风教人挟持了他在意的人为人质,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上了祭坛。


阿飞道:“你在梦里见着了叶开?”


李寻欢道:“我不仅见到了他,还识破了他不是龙小云,从他口中得知了一切。”


阿飞道:“他把所有知道的东西都与你分享?”


李寻欢笑道:“可惜那时的我还不能理解。”


阿飞道:“这就是你说的他必须经历的事情?”


李寻欢道:“不止如此,他在见我之前,已见了楚留香两次,也见了陆小凤两次。”


阿飞道:“所以呢?”


李寻欢道:“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梦境里其实没有时间先后?”


阿飞目光一跳道:“你的意思是……”


李寻欢淡淡道:“他与我分享一切秘密后,还会再见楚留香和陆小凤一次。见过这次之后,他们才能真正醒过来,如果我们现在就把叶开唤醒,那这两个人就永远无法醒来。我们影响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命运,还有邪教的历史,和无数人的性命。”


阿飞道:“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一切?”


李寻欢苦笑道:“楚留香是个聪明人,他虽然没有彻底根除邪教,但留下了笔记给后人。陆小凤就是根据这个笔记,找到了邪教的老巢和祭坛的所在。”


阿飞道:“所以陆小凤也给后人留了笔记?”


李寻欢点头道:“他们的笔记里都提到过,他们总共和叶开见过三次。”


阿飞道:“你的意思是,叶开和你坦白一切后,还会再见楚留香和陆小凤一面?”


李寻欢笑道:“不错。”

他所等待的,就是这穿越百年的第三次见面。


评论(26)
热度(61)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