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同|一|时|代(2)

当沈浪看到李寻欢的时候,他正在抚摸一把水果刀。

刀的用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刀的材质,刀的形状,还有握刀的人。


如果握刀的人是个不懂武功的人,那这把刀顶多能切个西瓜。

可如果握刀的人是眼前这个人,那意味似乎就有些不一样了。


沈浪并不熟悉李寻欢,他唯一清楚的便是此人擅用飞刀,算是后世之人,这还是他们在此相遇时相互介绍而得知的,不过这极为有限的了解并不妨碍他与对方的和睦交流。


岁月的风霜蔓延在李寻欢眼角的皱纹里,暗示了这个男人受过的苦难和折磨,但这些苦难和折磨并不能掩去他眼底的光芒,那是只属于年轻人的光芒。

当你看向这双眼睛的时候,你仿佛能看到流动的春光,摇曳的柳枝,还有碧空之下的连天水色。


皱纹诉说的是身上的年龄,眼睛诉说的却是心里的年龄。

所以沈浪更愿意把他当做自己的同辈人。


当李寻欢将目光投向他的时候,沈浪冲着他微微一笑,便开始交谈起来,一开始只是几句初到异世的感慨,再后来他们的话题便转到了阿飞身上。


说到这个人的时候,沈浪仿佛陷入了回忆当中。


“我知道他的父母是谁。”


这句话说来简单,品来可不容易。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但他以为你还不清楚他的身份。”


沈浪苦笑道:“但是你已经知道了,你既然知道了,他也会很快知道。”


李寻欢笑道:“来这儿之前,你是否见过他?”


沈浪摇了摇头。


李寻欢道:“当你知道他的存在时,一定十分惊讶。”


沈浪却道:“这我倒并不惊讶。”

白飞飞说过要为他生一个儿子,就一定会做到。


李寻欢道:“那如今你见到他了,心中又是怎样一番感想?”


沈浪笑道:“他看上去是个很坚强的年轻人。”

坚强,冷漠,可能还带点固执,如磐石一般不可侵犯。


李寻欢道:“如果他知道你这么想他,一定会很高兴。”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长辈的赞许更能让阿飞高兴的了。


沈浪的面上忽地泛起了一丝懒散而不可捉摸的笑容,拿起杯子往里面倒了点酒水。

听说这里的酒烈得能把人的骨头醉倒,不过醉了也好,只有醉了才能忘了一切,忘了身在异乡不见故人的愁绪。


李寻欢也喝了一杯,面上也泛起了一丝病态的嫣红色。

他仿佛每喝一点酒,都在燃烧自己的生命。


一杯下肚之后,他忽然对着沈浪道:“如果你们要长久地住在这儿,这一谈无可避免。”


沈浪忽道:“这一谈的确无可避免,但我并没想好要说什么。”


李寻欢道:“你并不需要说得太多,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已经足够了。”


沈浪笑道:“这听起来像是在说一个绝世美人,可惜我生得一点都不美。”


不知为何李寻欢想起了林仙儿,那个几乎被他遗忘的名字又在心底的某个角落活络了起来,连带着一些过往的记忆越越发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可回忆终究是回忆,这里没有林仙儿,没有林诗音,也没有孙小红,只有他和阿飞,还有一干传说中的人物。


沈浪喝了一点酒,目光也渐渐变得有些空虚而迷离起来。

这里的酒的确很烈,烈得连他都有点受不了了。


“你知道吗?几天前我才知道自己有个一岁的儿子,几天后我见到了这个儿子,却发现他已经二十多岁了。”


他苦笑道:“他才比我小了几岁。”

前不久还活在脑海中的婴孩,如今却成了人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这感觉一定很奇怪。


沈浪又道:“在这堆人里,你一定比谁都了解这感觉。”


李寻欢好奇道:“哦?”

他似乎已经猜出了对方的意思。


沈浪道:“那个叫做叶开的年轻人似乎是小李飞刀的传人。可你看到他的时候,却像是第一次见到他。”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我的确是第一次见到他,也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个人。”


沈浪道:“在你来这儿之前,从未听说过他?”


李寻欢道:“从来没有。”


沈浪忽然笑道:“但你似乎已经很喜欢他了。”


李寻欢目光闪动道:“何以见得?”


沈浪道:“我们初见的时候,阿飞只看着你,你看得最多也是他,然后便是叶开了。”


李寻欢道:“你怎么知道阿飞只看着我,而没有看你呢?”


沈浪苦笑道:“因为我每次去看他,他都扭过头去看你。”


——————————————————————————————


莫莫再次来到别墅的时候,给这群人带来了一些临时用的身份证。


阿飞依旧在房间里呆着,似是懒得见人,没有人知道他在躲谁。而沈浪则在调试电视机,他似乎对这闪光的屏幕很感兴趣,看完之后他总会看向某个房间的门,但只是看着,并不上前。


王怜花霸占了厨房,试图弄清电磁炉和烤箱的用法,不过中途不慎触发了烟雾警报器。

李寻欢则躲在阳台上喝酒,他喝得越多咳嗽就越响,不过还是喝个不停,直到闻到了厨房里的焦味他才从阳台下来。


傅红雪始终不知所踪,他似乎在一个只有叶开才知道的维度。

西门吹雪则在地下室里练剑,陆小凤一边看书一边陪着他,不过他这次看的是从胡铁花那里借来的《多情剑客无情剑》,但由于他看得太过激动不停地发出声响,所以被西门吹雪赶了上去。


在莫莫解释这些身份证的时候,胡铁花忽然插嘴问道:“等等,难不成我们都得用假名吗?”


莫莫无奈道:“用真名未免太过招摇。”

一个人出去晃荡,甩出自己的真名还可能被当做古龙发烧友,几个人一起出去晃荡再甩出自己的真名就有点引人注意了。


胡铁花道:“招摇一点又怎样?”


莫莫道:“招摇一点就会引人注意,引人注意就会曝光你们的过去,而你们的过去在这里就是一片空白。”


叶开冲着胡铁花笑了笑,然后说道:“用假名的便利多得很,一旦等你习惯了,恐怕会忍不住多用几个假名。”


胡铁花忍不住瞪大了猫一般的眼睛:“这么说来叶开也是你的假名?”


叶开有些羞涩地笑了笑,但却没有解释什么,他生得白白净净,笑起来的时候也像个大姑娘似的。


时间不多,莫莫只得打断道:“这里的住户彼此熟识,对新来的人敏感得很,十个陌生男人一起搬进来在他们眼里已经算是大新闻了。”

这要是被误会成古龙发烧友开party还好,若是被以为是十基佬聚众吸du那就惨了。


楚留香问道:“身份证在哪里?”


莫莫立刻从车上拿出了一个封好的盒子,边撕开外包装一边说道:“这是我托一个朋友做的,你们的姓氏不变,只是名字会有点不同。”


楚留香微笑道:“你的同事也读过那些书吗?”


莫莫点头道:“他不但读过,而且还很喜欢,所以他若为你们取名,一定会取得很有特色。”


等身份证一拿出来,在场几人便齐刷刷地看向这上面的名字。


叶小红,傅开开,西门小凤,陆吹雪,王浪花,沈小怜……


只那么粗粗一瞥,他们的神情就如同完美同步一般地诡异而古怪。

就算有人长了三根舌头,也无法形容出他们面上那变幻莫测的表情。


不过任谁都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极具特色的名字。


莫莫看得也默默无言,只尴尬无比地说道:“我只告诉他你们是古龙发烧友,想做个纪念姓的身份证,估计他把你们当成了腐女迷妹,才取了这样的名字。我会让他重做一批的。”

这话说得她自己也不太相信,因为这头像看上去明明就是男的,不可能搞错。


叶开见她窘迫,只浅浅一笑道:“有一张倒是不必重做的。”

他拿起了其中的一张,上面印着阿飞的头像,写着“沈飞”二字。


“这姓氏这名字,都是再好不过的了。”


————————TBC————————————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请移步晋江留言支持作者,谢谢~~~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837812





评论(27)
热度(281)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