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同|一|时|代(4)

“有一件事我一直很不明白。”

 

陆小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楚留香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他看的书似乎比其他任何人的都多,因为要了解这个世间的一切,书似是最好的切入点。所以现在要他把书放下,简直要比让他离开一个女人的怀抱还要困难。

 

但是他还是放下了书。

因为说这句话的人是陆小凤。

而他一直都觉得陆小凤是个很可爱的小混蛋。

 

“你不明白什么?”他微笑地对面前的小混蛋说道。

 

陆小凤道:“你应该看出沈浪是用剑的。”

 

楚留香笑道:“我不但看出他是用剑的,还看出了阿飞也是用剑的。”

看出阿飞用剑比看出沈浪用剑还要容易,毕竟他每天都会带着一只竹片在腰上。

 

陆小凤无奈道:“我也看出来了,所以我才觉得奇怪。”

 

楚留香道:“奇怪什么?”

 

陆小凤道:“奇怪西门吹雪怎么会看不出来。”

 

楚留香愕然道:“他怎会看不出来?”

 

陆小凤道:“他若看出来了,怎么会不找他们比剑?”

 

楚留香道:“沈浪的剑没有跟着他一起来,而在这里要找一把好剑可不容易。”

 

陆小凤道:“不容易不代表不可能,只要他肯去找,就一定能找到。”

所以这不是问题的关键,也不是真正的理由。

 

楚留香笑了笑,忽然话锋一转道:“阿飞的剑虽然很快,可他还太年轻。”

 

陆小凤似是想到了那个神色倔强的年轻人和他孤狼一般桀骜的眼神,面上浮出了一种向往和欣赏的神情。

 

“他的确很年轻,只要再给他几年,只怕他的剑会快得更为可怕。”

 

楚留香道:“西门吹雪肯定也看出了这点,所以他才愿意等。”

 

陆小凤微笑道:“还是不对。”

 

楚留香道:“哪里不对?”

 

陆小凤道:“我们在这里可能呆不了几年,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回去,西门吹雪等不了那么久。”

 

楚留香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看起手里的书来道:“你既然看出了这些,为何不直接去问西门吹雪,却来问我?”

 

陆小凤忽然出手把他的书给压了下来,逼着他看向自己。

楚留香刚想问他在做什么,对方忽然目光炯炯道:“我来问你,是因为我知道你有些事瞒着我。”

 

楚留香的唇角微微一扬道:“我能够瞒你什么?”

 

陆小凤忽然笑了起来,还对着他眨了眨眼,道:“我们刚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西门吹雪比我先醒过来,莫莫一定趁着那时候对他说了些什么,所以他才会这样。”

 

楚留香微笑道:“就算她真的说了什么,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知道?”

 

陆小凤淡笑道:“你是第一个到这地方的人,你不知道还会有谁知道?”

 

楚留香目光一闪道:“这听起来似乎有些牵强。”

 

陆小凤道:“那个女人看到你的时候,似乎很愿意和你亲近。虽然你是个很容易让女人亲近的人,但她并非一般的女人。如果她没有叮嘱过你一些话的话,对你有些期许的话,我想她是不会这样突然的。”

 

楚留香长叹了一声,道:“她说的没错,你的确是个很聪明的小混蛋。”

 

陆小凤得意地咧嘴一笑,仿佛得到楚留香的认可是赢了一场大胜仗似的,他的胡子和眉毛一起抖了起来,像是脸上有四条眉毛同时在抖动,那模样看上去格外的滑稽。

 

楚留香笑着笑着却忽然收起了笑容,道:“莫莫曾叮嘱我,无论如何都要避免你们几人之间的争端。”

 

“这房子的住客若是有一人死去或是重伤,剩余的人都别想回去了。”

 

陆小凤疑惑道:“这是为何?”

 

楚留香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她只说我们若要回去,便必须一起回去,若是少了谁,那便谁也回不成。西门吹雪若与阿飞或沈浪对手,无论伤亡如何,只怕都会连累到他不想连累的人。”

 

“遇到沈浪和阿飞这样千载难逢的对手,西门吹雪自然是不会等的。”楚留香眸光一转,仿佛有一抹异彩流光一闪而过。

 

“但是为了你,他等得起。”

 

陆小凤深深地看了他许久,忽地喟然一叹,叹完这一口气后,他转身便走,竟一点停留的意思也没有。

 

楚留香道:“你是想去找他?”

 

陆小凤无奈道:“不,在找他之前,我要先去王怜花那边把他的碟子给毁了,他已在客厅放了整整一天了,也笑了整整一天了,若再这样下去,就算我不想揍他,只怕西门吹雪都想动他了。”

 

楚留香还依稀记得那名为陆小凤和花满楼的影像给了他怎样深刻的冲击,只得无奈道:“只怕就算你把那碟子毁了,他也会再买一份的。”

 

陆小凤道:“我若毁了那东西,自然会补上一份新的。”

 

楚留香疑惑道:“新的?”

 

陆小凤笑道:“莫莫说还有一版拍得不错,名字就叫我的传奇。”

看着陆小凤传奇这五个大字的滋味其实很不错,即便是陆小凤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不管怎样,至少这版的西门吹雪应该不是个黑衣马脸的剑客。

 

楚留香却没有说话,他只是再一次摸起了鼻子。

 

他随着莫莫看过那一版的封面,也知道陆小凤想得不错。

这一版的西门吹雪的确不是个黑衣马脸的剑客,而是个白衣马脸的剑客,他除了像是抹着一点碳粉,毛孔比别人粗大了一点,面上油光逼人了一点,还是长得很英俊的。

 

不过楚留香对于西门吹雪和马脸之间的联系还是有些不解。

也许这里的人们对他存在着某种误解,但这已经不是他该管的事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对楚留香的误解应该不是很深。

正这么想着,隔壁的王怜花在陆小凤的劝说下交出了他的《陆小凤与花满楼》的碟子,然后开始放起了《楚留香传奇》。

 

楚留香只依稀记得演他的人姓朱,除此之外便一概不知了。

胡铁花这时被声音给吸引了下来,硬是拉着他过去和王怜花挤在一起看,他本来只想去看一眼,没想到一看就移不开眼了。

 

然而看了一会儿之后,王怜花忽然起了身去上了趟厕所。

 

陆小凤忽然跑出来拦住他道:“楚留香是怎么说的?”

 

王怜花道:“他什么都没说。”

 

陆小凤诧异道:“难道他面上也没有什么?”

 

王怜花接下来却道:“他什么表情都没有,连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陆小凤诧异道:“他究竟还是不是人?”

 

话音一路,王怜花的面上露出了谜一样诡异的笑容。


“我本来也觉得他已冷静得不算是个人,不过当我告诉他里面那个身材发胖,满面油光的男人演的是他的时候,我觉得他就快把自己的鼻子给摸掉了。”

 

 ————————TBC:我是楚香帅被伤害的自尊心———————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请移步晋江留言支持作者,谢谢~~~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837812


评论(36)
热度(168)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