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同|一|时|代(8)

当沈浪拉着面色阴沉的王怜花离去之后,陆小凤的第一反应便是朝西门吹雪问了一个问题。

“你是真的不喜欢沈浪?”


陆小凤其实有些怀疑这是不是西门吹雪因为王怜花而说出的气话,但这个想法仅在他的脑袋里停留了极短的一瞬,便被他给否决了。

若是西门吹雪会因为王怜花而撒谎,那么他便不是自己所认识的西门吹雪了。


西门吹雪只淡淡道:“你莫非是第一天认识我?”


陆小凤苦笑道:“就是因为我已经认识你很久了,我才奇怪你为什么不喜欢沈浪。”

沈浪的人品武功在他看来近乎完美,若是连这样的人都入不了西门吹雪的眼,那他就真的想象不出这屋子里还有什么人能让他看得上眼了。


而西门吹雪对此的回应是:“我虽不喜欢他,但也不讨厌他。”


陆小凤想了想,道:“我想我有些明白了。”

但无论从哪方面看,西门吹雪都不该是喜欢管人家家长里短的人。


西门吹雪道:“你明白了什么?”


陆小凤道:“我明白你刚刚为何要故意说那番话了。”


西门吹雪淡淡一笑道:“你可以说说看。”


陆小凤笑道:“你那么说,是因为你想让他和阿飞早点对上话。”


西门吹雪忽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


陆小凤道:“你当然不是那种人,但和剑相关的对你来说都不是闲事。”


西门吹雪淡淡道:“哦?”


陆小凤忽道:“你觉得沈浪本可以在剑道上走得更远,但他现在却有些拘泥了。”

人若拘泥,手中的剑也会跟着拘泥,如被一根无形无状的线所牵绊着一般。


西门吹雪淡淡道:“那他是因何而拘泥?”


陆小凤笑道:“自然是因为阿飞。”

逃避可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法子,可沈浪现在的确是在回避着阿飞。

其实他的回避也可以理解,换做是陆小凤,也很难面对一个只比自己小上几岁的儿子。


见西门吹雪沉默不语,陆小凤又接着道:“也许他在寻找一个适当的时机,也许他还未想好要如何面对阿飞。但无论如何,只要这两人之间还有着心结,沈浪的剑就永远不可能如原来一般。”


西门吹雪定定地看着他,仿佛看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然后他忽然开口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其实你应该学剑的。”


陆小凤对剑道的领悟其实不亚于许多绝顶的剑客,这或许也和他世间罕有的天资有关。

西门吹雪也曾听说他只看了叶孤城用了一次剑,便记住了那一剑招。他不但记住了,还以此击败了一位强敌。


只可惜这一招他竟从未见陆小凤用过。


陆小凤微笑道:“可如果我去学剑,你大概又少了一个可以一起喝酒的朋友。”


西门吹雪唇角微扬道:“话说回来,我是有点想喝酒了。”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但有陆小凤这样的朋友在身边,就算你不想醉,也不得不醉。


——————————————————————————————————————————


“你有什么话想同我说吗?”


这是李寻欢今天对叶开说的第一句话。

不过这句话已经在他心里藏了很久,只是如今才找到机会说出来罢了。


而叶开的回应则是:“暂时还没有。”


李寻欢说话时的声音就像是一阵春风拂过叶开的眉梢。

可叶开看着他的样子却很恭谨,恭谨得叫李寻欢有些不自在。

这少年人对这房子里的任何人都能相谈甚欢,唯独看着他和阿飞的时候却规矩得不得了。


但他偶尔也有不太规矩的地方。


叶开并不像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但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捧着一本百科全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了,而且这三次都是李寻欢在的时候。


他选的时机实在很巧,巧到李寻欢忍不住对这高高瘦瘦的年轻人问道:“上次我去阳台的时候,你好像碰巧要晒衣服。”


叶开笑着点了点头,白白净净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了几丝小姑娘般的羞涩。


李寻欢道:“还有一次我在厨房喝酒的时候,你恰好也想从冰箱里取点东西。”


叶开笑道:“这听起来的确有点巧。”


李寻欢道:“其实你想找我的话,我随时都可奉陪。”


叶开道:“多谢。”

然后他便不再开口了,只定定地看着李寻欢,如看着一座天神的雕像一般。


李寻欢忍不住笑道:“难道你只是看着我,就已心满意足了?”


叶开本想显出崇敬之色,但嘴上却止不住笑意,道:“好像是的。”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可惜我不是个绝色美人,否则我一定会被你感动的。”


话音一落,叶开的笑越发深了。

他的笑就像是一抹阳光,一抹自天边而来的阳光。

很少有人能拒绝这样的阳光,李寻欢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他又笑道:“看来我将来应该是个很威严的师傅。”


叶开道:“威严?”

他实在很难想象李寻欢威严起来的样子。


李寻欢笑道:“我若不是个威严的师傅,你见了我怎会和老鼠见了猫一般?”


叶开忍不住有些腼腆地笑了笑,然后继续道:“其实您并未收我为徒,只是传了我飞刀。”


李寻欢道:“但我只答应过将小李飞刀传给白家后人。”


叶开道:“不错。”


李寻欢敛眉道:“你是白家的后人?”


叶开道:“我的确是白天羽的儿子。”


李寻欢道:“可你却姓叶。”


叶开道:“不错。”


李寻欢心中忽地生出了一种微妙的不祥感,他看向叶开问道:“这其中莫非有什么渊源曲折?”


话音一落,叶开忽然沉默了下来。

他的沉默仿佛像是一阵无声无息的冷风,连面上的微笑也被跟着吹散了。


李寻欢叹道:“看来这个问题我是不该问的。”


叶开却道:“你是我此生最为敬重之人,但有些事即便是你出口相问,我也无法回答。”


李寻欢道:“这是否就是你想一直看着我,却不敢与我多话的原因?”


叶开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话锋一转道:“其实我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李寻欢道:“什么问题?”


叶开道:“你回去之后再遇到我,事情会不会与之前有些不同?”


李寻欢道:“你觉得会有何不同?”


叶开道:“要在特定的时间发生某些事,遇到某些人,其实并不容易。”


李寻欢似有所悟道:“即便是很小的变化也能造成很大的不同。”


叶开微笑道:“所以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接近你。”


李寻欢苦笑道:“你觉得我们相处之后,我便会用不同的方式来对待年轻时的你。”


叶开道:“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对待我,那都是你的选择。”


李寻欢道:“可你为何觉得改变就一定是坏的呢?”


叶开笑道:“我并没有说那一定是坏的。”


李寻欢道:“但你的心里有过这样的想法。”


叶开微笑道:“好像是的。”


李寻欢笑道:“其实就算我什么都不做,改变也可能已经发生了。我若是早些去找你,也许你反而能更早地遇到人,做出某些事。”


叶开忽然道:“小时候的我是个和现在很不一样的人。”


李寻欢微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实在很想见见那个不一样的你。”


叶开这次却摇了摇头。

拒绝李寻欢对他来说仿佛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但他看向李寻欢的眼神却很坚定,坚定得仿佛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他的想法。


李寻欢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道:“你小时候过得不太好?”


叶开不敢对他撒谎,只得微笑道:“是不算太好,但我已比很多人幸运得多。”


李寻欢道:“但如果我早些来找你,你或许会过得更好。”


叶开苦笑道:“你真的不介意带一个几岁的毛孩?”


李寻欢道:“若这个孩子终有一日会变成你,我想我是不会介意的。”


叶开苦笑道:“但是我却介意。”


李寻欢道:“你介意?”


叶开道:“我的确有一些算不上愉快的回忆,可如果你连这都拿走了,那小时候的我就几乎一无所有了。”


他看上去是个很阳光的人,阳光得简直让人无法将他和苦难两字联系在一起。

也正因如此,想象在这少年身上发生的痛苦和折磨便成了一件困难无比的事。

有许多人觉得他生来就沐浴在万丈光芒中,在泥地里打滚的生活仿佛是与他绝缘的。


李寻欢看向的眼中仿佛有几分隐隐的忧悒。

他似乎已猜出叶开的身世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得多。


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问道:“你为何说是几乎?”


叶开微笑着对他眨了眨眼睛,道:“因为我还是有一些值得回忆的人与事的,你想不想听一听?”


李寻欢欣然一笑道:“当然。”


时间的确可以改变许多东西,但是总有些东西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比如一对不像能成为好友的好友,又比如一对根本不是师徒的师徒。


不过有些东西倒是的确要变了,比如沈浪与阿飞之间的关系。

因为这天下午沈浪忽然敲了敲阿飞的房门,然后在他开门之后,对着这个不比自己小多少的儿子微笑道:


“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


——————————TBC————————  

这是文文的晋江地址,欢迎留言讨论啦~~~  、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837812

评论(16)
热度(150)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