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同|一|时|代(12)

这仿佛是陆小凤第一次见着叶开失态。

哪怕是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也没有见到叶开露出这样愕然的表情过。


但是愕然之后,叶开就一脸抱歉地看着陆小凤。


陆小凤一边抹掉面上的水,一边笑道:“这洗脸水倒是不错。”


叶开苦笑道:“看来你反而应该感谢我。”


陆小凤道:“我看你倒应该感谢上天。”


叶开道:“感谢上天做什么?”


陆小凤道:“感谢上天让我在这儿,而不是让别人在这儿,如果听到那些话的是胡铁花,只怕屋子里的其他人也会很快知道。”


叶开苦笑道:“刚刚那些话……”


陆小凤立刻摆手道:“男女情趣之事,你不必向我解释……”

他自己就是与女人打交道的高手,又怎会不知道这些东西?


叶开的面色仿佛更加古怪了。

他对着陆小凤缓缓道:“你真的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陆小凤笑道:“我信不信,又有什么关系?”


叶开道:“你最好是不信的。”


陆小凤道:“为什么?”


叶开笑道:“你若是信了,我都不知道该叫你陆小凤,还是叫你陆小鸡了。”


陆小凤道:“这和你怎么叫我有何关系?”


叶开笑道:“因为那些话只有小鸡才会信,我想你还是比一只小鸡强上一点的。”


陆小凤只是笑了笑,但却没有说话。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了结了,可等他们离开之时,那两个女孩的其中一个又说了一句:“这剧到了后期还要厉害,叶开居然对傅红雪动了杀心,然后被马芳铃用爱感化了。”


话音一落,陆小凤即刻看到叶开脚下一滑,差点摔个跟斗。

陆小凤赶紧上去扶住他,发现叶开看上去简直像是被人扔了五条咸鱼,六条臭袜,七碗纳豆在头上。


想必他现在的滋味一定不太好受。


陆小凤也叹道:“现在我是知道那些话该不该信了。”

其实他本来也不怎么相信,不过嘴上说说罢了。


叶开花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而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忽然很想找个地方喝酒。”


陆小凤却道:“你刚刚才说这里买不到酒。”


叶开笑道:“这里的确是买不到酒,但是我知道谁会带着酒。”


陆小凤想了一想,试探道:“李寻欢?”


叶开道:“除了他老人家,胡铁花楚留香也可能带着酒。”


陆小凤疑惑道:“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你说的那么老。”


叶开苦笑道:“我知道。”

但他总是忍不住加上几分敬称,仿佛这样就能拉近他和李寻欢之间的距离似的。


陆小凤便和叶开告了个别,酒他是暂时找不到的,可是上个厕所方便一下还是可以的。


叶开就在附近漫步目的地走着,可走了一会儿,他的面色却忽然一变。

因为他忽然看见了一个人,一个熟悉得叫他光看背影就能认出来的人。


那个人歇在一旁的小卖部,戴着帽子,看不清面貌,身段却长得高挑匀称。

他做的事也没什么好说道的,不过是高高地往上抛花生,然后用嘴巴接住。

可奇怪的是,不管他抛得多高,他总能牢牢地接住,从来没有漏掉的时候。


这个人不过朝着叶开露出了一个后背和脑袋,可叶开的眼睛却好像永远都移不开了一般。


身为花生帮的现任帮主,他实在太清楚这个动作代表的含义。

他曾经有多么思念路小佳,现在就有多么震惊和疑惑。


可是那个男人怎么可能是路小佳?

就算他是路小佳,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对方又抛起一颗花生的时候,他便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可这人的背后仿佛长了眼睛一样。

叶开一走过去,他就起身走向人群了。

但叶开也跟着他一起没入了人群之中。


这个季节的游客还算挺多,但他走于其中,如飞鸟穿林,鱼游大海,不见半点的窘迫,唯有十分的从容。

幸好他的眼睛一直都在那个抛花生的男子身上,即便对方只是小气地留给了他一个背影。


这或许是陷阱,一个糖衣裹着的陷阱。

可即便是陷阱,他也心甘情愿地跳下去。


戴帽子的男人似乎已经意识到有人跟踪,所以东拐西弯的,硬是拐到了一处无人的小树林处。而等叶开也走到他身后的时候,男人忽然停了下来,再也没有向前迈出去一步,似乎前面有一座无形的墙壁一般。


叶开笑道:“我跟了阁下这么久,阁下不打算说些什么么?”

瞧他那理直气壮的模样,仿佛尾随于人的不是他,而是对方一样。


就在这时,戴帽子的男人忽然转过身来。

他的眼睛仿佛是死灰色的,就像是一双死人的眼睛,连人的基本感情都没有。


可在看到这张面孔的一瞬间,叶开的心脏都仿佛慢了一分,随之而来的狂喜和惊疑如巨涛般掠上他的心岸。


眼前之人竟是路小佳!

那个被丁灵中刺了一剑之后,便生死不明的路小佳。


“路小佳?”


可他的狂喜和震惊只维持了短短的一瞬。

因为下一瞬叶开就听到了一声轻响。

这轻响仿佛来自天边,又仿佛近在眼前,它似是缥缥缈缈地从身后传来,又似是实实在在地在耳边回荡。


而轻响过后,叶开觉得腹部传来了一阵剧痛。

他低下头,发现有一大块血渍在腹部蔓延开来,而且越蔓越开。


他遭人暗算了,而且大概还是最糟糕的中弹。

不过这子弹不是路小佳射的,而是从叶开身后而来的。

这东西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根本没有办法让人反应。

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有希望躲开的,如果他没有遇到路小佳的话。


叶开的表情还未变,路小佳的表情却先变了。

他的面上露出了一种不知是在惊讶还是在愤怒的古怪表情。


而叶开对这个酷似路小佳的男子的唯一回应,就是一分苦笑。

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可当他笑完之后,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


要进入一点阴谋部分了~~

其实武林高手和子弹谁比较快一直是个让人非常忧伤的话题,叶大大轻功超人,但是加上懵逼debuff的话,估计也是躲不过去的,毕竟原著里也被丁大小姐捅过


评论(34)
热度(106)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