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同|一|时|代(13)

陆小凤从前以为叶开应该是属狐狸的。

现在他觉得叶开应该是属兔子的,因为他简直跑得比兔子都快。

 

他才去了一趟厕所,叶开就好像从游乐园里消失了一般。

陆小凤本以为他只会在附近转悠一下,然后又会晃回来,没想到他好像撇下自己就走了。

 

更加倒霉的是,临走之前他把手机和钱包交给了叶开。

所以他现在不但一分钱都没有,连联系个人都做不到。

 

正当陆小凤准备寻人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的人群里传来了一阵尖叫声。

有尖叫声就代表着事故,而有事故就代表着麻烦。

 

而有麻烦的地方就有陆小凤。

 

所以陆小凤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冲了过去。

他没有使出全力,冲得也不算太快,但却已经超过了很多跑去看热闹的围观群众。

 

而等到冲出包围圈的时候,看清这群人围观的热闹是什么的时候,陆小凤却忽然迈不动脚步了。

 

他不但好像走不动路,就连面色也变得好似尸体一般惨白。

 

 

李寻欢发现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他已经和王怜花下了摩天轮。

他们本来打算找个地方喝杯咖啡,这倒不是咖啡的味道有多么迷人,而是因为王怜花一向是个喜欢尝试新东西的人,而李寻欢又恰好要陪着他。

 

而且喝上一杯咖啡的时间,已足够他们说上许久的话。

王怜花今天的心情一定很不错,所以他们谈得还算顺利。

 

但等李寻欢接起那个电话的时候,他面上的笑容就好像凝固在了那一瞬。

 

王怜花也似乎没有心情再喝剩下的咖啡了。

因为他从未看见李寻欢露出过这样可怕的神情。

他看上去好像被人在脑袋上用白刀子划了口子,然后灌进去无数的冰粒子。

 

还未等王怜花开口问他什么,李寻欢说了一句话。

 

等说完这句话,他就立刻转身离去,仿佛一刻都不肯停留。

李寻欢似乎想极力克制着什么,却走得越来越快,快到最后,竟然用起了他本来极力反对用的轻功。

 

他本来的谨慎,他平时的从容,他该有的风度,仿佛都在这一刻化为了乌有。

而这一切只是为了那个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笑起来还有点羞涩的青年。

 

 

楚留香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和胡铁花从跳楼机上下来。

准确的说,这是他们第三次从跳楼机上下来。

 

而胡铁花竟然表示他还想上一次跳楼机。

他看上去好像恨不得今晚就睡在这跳楼机上。

 

正当楚留香准备把钱包砸到胡铁花的头上时,他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没人知道他把手机藏在哪里,但他的手轻轻一动,手机就到了他的手心里。

 

胡铁花眼见他面色有异,不由得收起笑容道:“怎么了?”

 

楚留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忽然道:“小胡,把你的脸蒙起来。”

 

胡铁花诧异道:“为什么?”

 

就他说话间的功夫,楚留香已经拿了块丝巾蒙住了脸,边蒙边淡淡道:“今时不同往日,等会儿用轻功的时候,不能让人看到我们的脸。”

 

而等胡铁花也开始依样照做的时候,楚留香的人已经去了。

胡铁花急得跺了跺脚,然后也跟着飞上了天。

 

 

叶开仿佛是在血池子浸泡过一样,身上身下都是一大滩的血。

他半开着双眼,面色和白蜡一般惨白,手脚也和冰坨子一样毫无温度,竟与一个死人并无区别。

 

陆小凤在一瞬间的僵硬过后,连忙冲上前去,正要点他胸前的几个穴道用来止血,却见叶开一下子睁大了眼,然后摇了摇头,似乎这些穴道已经被点过了。

 

陆小凤愤怒道:“是谁干的?”

他仿佛从未显出过这样的怒容。

 

可话音一落,叶开却再度闭上了双眼。

他用的是世上最快的刀,有的江湖近八十年来最好的轻功,而且还是罕见的百毒不侵的体质,可现在他竟连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都不如,虚弱得仿佛随时都要死去。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陆小凤就从未想过受伤流血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和他身边的人身上,毕竟这里都是一群不会武功的平常人。

 

可就是这么一群不动刀枪的平常人里,潜藏着一只伤人的猛虎。

而最骇人的是,这只猛虎竟仿佛在叶开的肚子上面开了个小小的血洞。

 

这血洞若是不止住,只怕叶开会血尽而亡。

陆小凤二话不说,就脱去衬衫,只三两下就撕成了条条,然后被他包扎在了叶开肚子上的伤口上。叶开满头都是冷汗,一声不吭地撑了过去,仿佛已疼得说不出话来。

 

陆小凤从他身上搜出自己的手机,然后连忙拨通了李寻欢的号码,只来得及说了几句话就挂掉,接着又拨通了楚留香和沈浪的号码。

 

待他打完电话之后,旁边立刻有位热心的少女站出来说:“我已经打120了,救护车应该很快就到。”

 

陆小凤连忙问道:“他们要多久才能到?多久才能送到医院?”

 

少女微微一愣,想了想才道:“来这儿最快也得半小时吧,送去也得半小时,那你的朋友至少得一个小时才能到医院。”

 

陆小凤还未等她说完就打断道:“来不及了,我带他去叫辆出租车,如果有我的朋友来问,麻烦姑娘告诉他们我先带着人去医院了。”

 

少女点了点头,刚想拿出手机记下陆小凤的电话号码。

没想到这么一低头的功夫,她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骚动,原来是游乐园区的医务室人员抬着担架到了。

人群纷纷散开,以让出位置,可等她再度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原本躺在地上的叶开和陆小凤都已不见了。

 

只有那一滩血殷红如昔,依旧触目惊心得很。


——————————————————————————————————

下一章大概会写到家里蹲的双雪组合,

还有大家知道叶开伤势的反应(づ ̄ 3 ̄)づ以及这章微妙的叶陆了一秒不是我的错

评论(17)
热度(115)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