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多CP]欢迎来到同一时代(14)

楚留香和胡铁花等人赶到现场的时候,仍有几个人围在一块儿看着那堆血。

那一滩血越蔓越开,竟在地上蔓成了一张狰狞而可怕的人面。


楚留香仔细看看,发现这张人面居然还在微笑。

那仿佛是他见过的最为诡异的一个微笑。


他问了周围的人几句话,知道陆小凤已经把叶开带走之后,才然后低下身来细细查看,

看到后来,便直接用手一探。


他这一探,竟看着指尖上的血出了神,连衣角上沾了一点血都不在意。


胡铁花忍不住道:“你真能从这里面看出什么门道来?”


楚留香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低头凝视着指尖上的血,缓缓道:“事情一定发生得很突然,突然到他根本没有机会反应。”


胡铁花又道:“可有传言说他的轻功与你不相上下。”

其实传言说的是叶开或许比楚留香的轻功还好。


但胡铁花对楚留香的信心或许比自己的信心还要足。

所以他只会说不相上下,不会说更胜一筹。


楚留香苦笑道:“轻功再好的人也有躲不过去的时候。”

就好像他曾经被薛笑人从背后偷袭刺中一剑一样。

若不是他受伤之后有着足够的冷静,又有着不错的运气,那一次他就已经活不下来。


胡铁花摆手道:“能让你们躲不过去的东西实在很少,少到我根本就想不出来。”


楚留香叹道:“你想不出来,可不代表世上没有。”

他很少说这种杀自己威风的话,但到了这种时候,他却不得不说。


李寻欢赶到的比他们稍微迟了一会儿,但也没有迟上太久。

但他看着那摊血的样子,就好像被人在心口上捅了一刀似的。

这一刀捅得他几乎有些站立不稳。


可是楚留香却并不担心他会倒下去。

这个看上去能被一阵风吹倒的病鬼,仿佛有着世上最坚韧的灵魂。


所以他上前便是一句:“他身边有陆小凤。”


李寻欢的眉峰跃了一跃,仿佛原野里一撮簇动的火焰。

他点了点头,面上渐显出一丝坚毅的神色。


“所以他一定不会有事。”


楚留香微笑道:“你去医院看看吧。”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微笑。


但若是连他都笑不出来,李寻欢只怕更难笑出来。

所以他只能微笑,一如既往从容镇定的微笑。


李寻欢道:“那你呢?”


楚留香道:“你们都走了,总得有个人回去告诉傅红雪吧?”


他能做的当然不止这些,毕竟还附近有许多人可以去问。

而问的人越多,线索也就越多。


偷袭叶开的凶手或许还未走远,所以这园子里也还有一大片地方可以去搜。

不仅是他,胡铁花、王怜花还有名侠沈浪也可以加入这个搜寻的大队伍。而加入的人越多,能用的眼睛和耳朵就越多,事情真相也会变得更加明朗一些。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已经拥有了一部手机。

不过遗憾的是,傅红雪和西门吹雪并没有紧跟时代潮流的打算。

所以他们之中的确有一个人应该回去说一声。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他的确应该知道。”

傅红雪虽然不能成为第一个知道这事的人,但也不该成为最后一个知道的。


阿飞与沈浪赶到之后,李寻欢便与阿飞一道去了最近的医院。

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去的,但像他们这样的人总能找到自己的办法。


楚留香回了家,沈浪、王怜花、还有胡铁花则留下来继续查探。

不过他们似乎不能问得太久,因为警察很快就要赶来了。


王怜花:“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回避。”


沈浪却道:“这里的警察和我们那里的捕头不同。”


王怜花挑眉道:“有何不同?”


沈浪道:“这里的警察能配枪。”


王怜花诧异道:“那种打伤叶开的枪?”


沈浪道:“枪有很多种,我也不知道他们佩的是哪一种。”


王怜花冷笑道:“难道你以为我会怕?”


沈浪忽然微笑道:“我知道你不怕,可你难道喜欢让他们查你的身份证?”


王怜花也微笑道:“我之前是不喜欢的,可我现在忽然喜欢了。”

本来他对于“王浪花”这个可笑荒唐的名字还是有一点介意的。

可一想到沈浪在这里的名字是“沈小怜”,他忽然一点都不介意了。


其实他不但不介意,而且期待得不得了。

可惜沈浪却不肯如王怜花的愿,转身便要走。

游乐园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那么也该是时候去医院了。


他这一走,王怜花也觉得无趣。

既然无趣,不如跟着沈浪一道。


今夜发生的事情还是太多了一点,多到大家都需要多点时间才能整理一下。


而等到楚留香回家的时候,他居然发现西门吹雪和傅红雪正坐在客厅喝茶。


谁也没想到这两个人是怎么凑到一块儿去的。


虽说他们的性子都是同样的古怪和孤僻,但这两人就好像是天的两边,地的两极,就算坐在一起,关到一块儿,脑子里也凑不过半个相似的念头。


但是现在明显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因为眼前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要说。


可在他说话之前,西门吹雪却先开了口。

他开口的时候,仿佛已经观察了楚留香很久。


“你衣服上的血是谁的?”


楚留香叹了口气。

他的叹息仿佛一首月下的诗,一句哀婉的唱词。


叹完之后,他终究还是说了出来道:“血是叶开的。”


他说这句话之前,傅红雪就仿佛一座静止在沙发上的雕像。

可这句话说完之后,他便豁然转身,死死瞪着楚留香。


楚留香刚刚说的话,他仿佛是连一个字都不信的。


“你说这血是叶开的?”


楚留香点了点头。


傅红雪道:“他受了伤?”

就在刚才,他的眼里仿佛还是一点尘埃都容不下。


可如今他的眼底仿佛已有刀光在闪动。

这本就是世上最寒烈的一种刀光,在他所来的那个时代,不知有多少人被这种刀光摄过魂魄。光是看着这双眼睛,就能想象他手中的刀杀过了多少人。


可伤人之前,他似乎已先伤了自己。


楚留香正色道:“他受的是枪伤。”


西门吹雪忽然道:“枪?”

他似乎并不明白枪在这个时代真正的含义。


楚留香忽然沉默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沉默了多久,才能用一种最缓和平静的语气说出接下来的这句话。


“他被人在后背上开了个血洞。”


傅红雪厉色道:“他在哪里?”

这四个字仿佛是被他用牙齿咬出来的,而且还带着新鲜的血印子。


现在的傅红雪就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一座即将坍塌的熔炉。

而这世上绝没有第二个人能叫他生出这样的反应。


楚留香叹道:“他在医院,我带你去看他。”


他的话还未说话,傅红雪已转身走下楼去。

他走路的姿态看来还是那么怪异和笨拙,哪怕是一个三岁的小孩,也会走得比他顺畅一些。

可这姿态是古怪笨拙,傅红雪的脊背仍旧挺得笔直,笔直得好像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在撑着他一样。


可楚留香却缓缓地看著他。

他看着对方的眼神,仿佛是看着一座残缺的神像,一团融在叶开手心的坚冰。


他知道这世上绝没有任何东西能让这黑衣青年的脊背压下去。

他还知道傅红雪在看到叶开之前,会一直不停地走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中秋快乐~~下章大概会欢乐一点的,么么哒

评论(13)
热度(120)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