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同|一|时|代(23)

简介:古龙大侠的现代同居生活

本章概要:一起来读同人文~~~

————————

傅红雪和西门吹雪并不常碰到,但一旦碰到,就会产生一种非常奇妙的化学反应。


他们通常是一个在屋顶,一个在地下室练剑,但是天空看久了会腻,比如今天出了雾霾,练剑也得中途休息,于是两个人从天空下来,从地下上去。


两片雪花撞在了一块儿,结果成了中央空调。


陆小凤忽然觉得屋子内的温度下降了几度,他回过头,发现傅红雪和西门吹雪坐在了一张桌子的两端。


这两人在哪儿,冷气就跟着去了哪儿。

的确是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谁也解释不了温度的骤然降低。


西门吹雪没有坐直,他舒舒服服地坐在一张躺椅上,手里抱着一块儿冰袋。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把躺椅从阳台搬到厨房。但这个男人似乎总有自己的办法。


与傅红雪不同的是,他并不刻意亏待自己。

在能享受的时候,他从不介意去好好享受。


陆小凤再看向傅红雪,发现这人是端端正正地坐在上面,吃的是白水煮面。

水是烧开的,面是叶开买来的,还特意多加了几块青菜叶,素净,但口感应该不错。叶开似乎很乐意向傅红雪推销各种调料,从老干妈到李锦记,无一不辣,可惜傅红雪爱的还是最清淡的味道。


两个人从坐下来到现在,似乎从未说过一句话,也没仔细打量过对方。

但有一种莫名的默契与和谐,已在两片雪花之间产生。

外界的聒噪感似乎已被隔绝,二者之间无话可说,却又一切话语都已分明。


你很安静,很好。

你没废话,不错。


没有了胡铁花的骚扰,没有了王怜花隔三差五的试探,一切都变得和谐无比。


这一天后,二人的无言茶会成了种日常。


傅红雪会定期从屋顶下来,西门吹雪一般会在他之前躺在椅子上。两人之间从没有多余的话,有也并不亲昵,甚至显得陌生、疏远,又透着点尊重的味道。


但在某一天下午,王怜花把陆小凤等人拉过来了。

二人的茶会似乎面临着被破坏的风险,但是出人意料的是,王怜花这次没有理他们。

他连看都不看这两人一眼,仿佛他们从来就不存在,只是漂浮在空气中的两粒尘埃。


但是当王怜花看向陆小凤的时候,却拿出了一叠又一叠的纸。

不是普通的纸,上面印满了密密麻麻的繁体字,像蚂蚁爬了白纸。


陆小凤问道:“这是什么?”


王怜花笑道:“这是个游戏,参加的人越多越好。”


陆小凤听明白了后半句话,他看了看王怜花身后的二人:“我不觉得你能把他们拉进来。”


王怜花笑道:“谁说我要把他们拉进来?他们只是这场游戏的观众。”


陆小凤道:“他们是观众?参加者是谁?”


王怜花把脸一扬,陆小凤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见叶开拉着李寻欢走了下来,胡铁花和楚留香紧跟其后,沈浪和阿飞最后下来,大家都坐到了沙发上,七个人围了一团。


王怜花紧接着把纸压下来,从沙发底下拿出了一瓶红酒,看向胡铁花道:“这是年份最好的一瓶红酒,按市场价,你起码得打五年的工才能买到一瓶。”


胡铁花的眼已经黏在这酒瓶子上了,话是一句都听不到,楚留香只笑道:“这么宝贵的东西,你怎么舍得拿出来?”


王怜花道:“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沈浪奇道:“你舍的是酒,得的是什么?”


王怜花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得看你们的表现。”

他说这话的时候,笑容依然那么真,那么诚,仿佛游戏只是游戏,从来没有别的意思。


游戏的规则也简单,在场的五人抽五根签,抽中红签的玩家会得到一叠纸,把纸上的内容原原本本地读一遍,不加修改,不去跳过,这名幸运玩家就能得到一瓶价值三十万人民币的红酒。


相反,若是抽中红签的读不出来纸上的内容,那就视作自动放弃,剩下的人再抽一轮。


规则是简单,但红酒只有一瓶,谁先抽中,谁先读起,谁就有机会得到,剩下的人喝不到酒,只能闻着酒味解解馋,只怕连肚子都要急得挠破。


在场的人都是酒虫,不上前去抢酒已经算是风度,有这样的机会又怎能错过?


叶开却在这时看了看李寻欢,“喝酒对身体不好。”


他说这话时还在笑,像一个活泼得过了分的教导主任,李寻欢觉得自己倒比较像是被管教的学生,于是他温温和和地笑了笑:“喝上这么一瓶酒,折点寿又何妨?”


这人意志坚定,叶开知道劝不动,暂时闭了嘴。

但他已在考虑,是否要抢先李寻欢一步喝下红酒,是否一滴也不剩。


这规则有些奇怪,陆小凤率先提出疑问:“纸上印了什么?”


王怜花笑道:“没什么,一些同人文而已。”


没什么这三个字,从王怜花嘴里说出来似乎并不那么可靠。


于是陆小凤顺手百度了一下,但读了半天百科,依然没觉出这个词儿的精髓。


同人文,是基于原作的修改,用原作的人物编出一段新的故事,定义似乎是如此,别的就有些不太明白。


王怜花简单解释了一下,说的是一群读了他们故事的读者,基于对他们的某种深切的爱意,想出了一群富有想象力的故事,里面的人物性格往往更加饱满、丰富,情节更加多样、自由,闻者可落泪,听者欲销魂,更有人不可自拔,将同人当了原作,对同人文作者顶礼膜拜,充塞溢美之词。、


解释很充分,道理很糊涂,胡铁花的浓眉往上一勾:“这不就是说书?”


他不以为然地说,壮志满怀地抽了第一签。


第一回合抽中的却不是他,是他的身边人。


楚留香抽中红签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这种机会可不是人人能得,他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上前,从王怜花那儿拿了一叠纸。


纸上标题——《(龙马同人)楚留香的烦恼》。


楚留香的烦恼?我能有什么样的烦恼?

楚留香微微一笑,他或许看不懂标题的含义,但看副标题上那些“双性,产|乳,生子,总受”的陌生字样,这似乎会是一篇很有意思的文。


看之前他抬眼望向王怜花,发现对方始终是微笑的。


楚留香笑道:“这些文你看过?”


王怜花摇了摇头:“我没看过,我是根据标签搜索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依然在微笑,在日后的每一个夜晚,楚留香回忆起这时的场景时,都会将其命名为——“王怜花的微笑”。

这是一种怜悯与慈悲的混合体,其中不乏恶意,也有狐狸一般精明的试探与解读。


但现在的他只是好奇,迫不及待地往下看了几段:


【【【楚留香怀孕了,他苦恼于孩子的父亲是谁。


因为他那晚和无花来了两次,和胡铁花来了三次,最后还和中原一点红来了一次。还得算上原随云的那一次。


眼看他的肚子一日日大起来,乳|房夜夜肿胀,汁液都已漏出来,孩子的父亲却不知所踪,楚留香的烦恼越来越深。


他渐渐夜不能眠,只有当胡铁花摸上他的床,他才能稍微舒心一些。


胡铁花也是个不容易被满足的人。

他喜欢一边打着楚留香的白|臀,一边在他嘴边叫:“贱货,你就喜欢我这么对你是么?”】】】


在短暂的失神后,楚留香听到了陆小凤和胡铁花在他耳边叫唤。


他回过头,看见胡铁花一脸急迫地问:“老臭虫你没事儿吧?”


楚留香飞快地把纸收了起来。


他的风度依然保持,他的微笑依旧无可挑剔,仿佛纸上的字根本烫不到他的手,他的心也没有在颤动,脖子上的青筋也是假的。


胡铁花却不信:“那上面一定写了不得了的东西。”


楚留香笑道:“不算不得了,只是有些小惊喜。”


胡铁花道:“你这人不老实。”


楚留香笑道:“你应该早就知道这点。”


“我不光知道你不老实,我还知道你喜欢顺手摸一把鼻子。”


“所以呢?”


“当你看到那几行字的时候,你就快把鼻子给摸秃了。”


楚留香叹道:“老胡,那上面真的没写什么。”


“那你把上面的东西读一下?”


楚留香马上看向了王怜花。


“我弃权,可以进行下一轮抽签了。”


第二回合。


楚留香捧了新鲜的瓜子坐在沙发的另一边,众人从他口中问不出什么,只能一心忐忑地去抽签。


这次抽中的人是阿飞,他似乎对这个游戏不感兴趣,但在沈浪的鼓励下,他还是上前领了那一堆纸。


走上去的时候这人注意到,楚留香递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但阿飞无所畏惧。

能让他畏惧的东西还在另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充满着柔软与颓靡,危险和锋锐反而是最稀缺的。


然后他看到了这篇的标题——《(李寻欢同人)欢哥泪》。

副标题——清水,狗血,虐文,作者是后妈。


词义不明,语句不通,他向下看到了第一句话。


【【【李寻欢嫁人了,新郎不是阿飞。】】】


一句话引出青光一闪,二闪,再一闪。


众人尚未看清阿飞如何出的鞘,那叠白纸已经砍成了碎片。

然后他们能看清的是阿飞目光冷厉地看向王怜花,后者却好整以暇地在那儿展袖一收,纸片几乎都进了他的袖。


做完这些以后,王怜花还对着阿飞笑了笑:“其实这篇文的标签是清水,应该没有能让人脸红的情节,我本来觉得你是可以看看的。”


阿飞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收起剑,回过头。


他的脸和脖子都红透了。


第三回合。


这次抽中的人是陆小凤,鉴于阿飞和楚留香的弃权,他已经对这纸上的内容充满了好奇。


未知就是挑战,挑战就是刺激,没有比刺激更让人兴奋的了。


然后他接过了纸,读到了标题。


《(陆小凤同人)小凤弟的奇幻冒险》。


很有意思的标题,然后他往下看到了前两段。


【【【陆小凤把粉拳砸在了西门吹雪的胸上,嘤咛一声,人已滑到了他的怀里。


这一夜,西门吹雪没有再拒绝他。】】】


“啪”地一声,纸被陆小凤踩到了脚底,他的脸成了和地板一样的颜色,甚至更深一点。


出人意料的是,一直旁观的西门吹雪发了话。


“为什么不读下去?”


陆小凤道:“为什么要读下去?”


西门吹雪道:“因为我闻到了焦味。”


陆小凤诧异道:“哪儿来的焦味?”


西门吹雪眼一抬:“你身上传来的。”


陆小凤莫名所以,西门吹雪淡淡道:“你看上去就像被一道雷劈焦了。”


他实在很好奇,世上有什么东西能让陆小凤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人一等一的脸皮厚,能让他变色,一定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如果不够好玩,那必须足够可怕。


陆小凤却没有答话,他只是看了一眼那瓶酒,露出一种与爱人别离一般伤心欲绝的神情。

这样的酒一旦错过,可能就很难再见着了。


然后他很自然地回过头,看向王怜花,把纸撕成了碎片。


“我相信你也有同人,我搜一搜就能看到。”


王怜花微微一笑,打出了一个完美的暴击。


“有是有,但你的同人文是最多的。”


第四回合。


李寻欢的运气不知是好是坏,都到了第四回合,抽中的还是叶开,而不是他。


有了前几人的结果,叶开似乎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然后他看到了标题。


《(傅红雪同人)红叶风流》。


听起来似乎很正常,不是什么过分的形容词。


叶开不惊不起,守住防线,往下看到第一句话。


【【【傅红雪中了春|药,身边只有叶开。】】】


他的脸上有一瞬间完全放空,整个人都站立不稳。

一双稳如泰山的手,握住飞刀的手指,此刻已在微微颤抖。


王怜花观察地很细致,也很满意。没有人能逃得过这种魔咒。

楚留香则和陆小凤一样,都对着这个年轻人露出了同情的眼神,同样的事情他们也已经历过。

就连傅红雪,他也在这时转过了头。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一个奇异的反应。


叶开在最初的颤抖与空白过后,慢慢恢复了平静,认认真真地看了下去。


王怜花面上的微笑渐渐不能维持,他疑心这个年轻人究竟在想什么。


楚留香和陆小凤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出了对方的惊讶。

阿飞没有表情,傅红雪看了叶开一眼,完全不知状况的李寻欢充满了好奇,只有沈浪,他一脸无奈地看向王怜花,似乎从这人的脸上读懂了一切。


叶开花了十分钟看完,然后把纸还给了王怜花。


“文笔不错,可惜故事有点老套,我是不会读的。”


说完拂身而去,他坐在了傅红雪的对面。


阳光照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他在无声无息地笑。


评论(74)
热度(247)
© 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